流萤

自由自在的小咸鱼

接文·少年自南方来【orz什么鬼名字】

“那少年如何?”妇人蹙着眉
“身板瘦弱。资质平平……”老嬷嬷立在一旁恭敬回声
“那答复呢?”
“他……拒绝了”
风吹动,飒爽,带着京城特有的青槐树的清香,卷动着妇人的鬓发。妇人望着远方,沉默。
远方有一位故人,一座小镇……
她皱着眉,怎的他的后人如此的不堪?叹了口气,是为故人不平?是为世事的天真?
……
当李寻欢从国史馆后院的狗洞里爬出来时。天色已是渐暗。说书先生沧桑的嗓音隐隐传来。随手甩掉身上挂着的几颗钩子草。拿出一把漆黑的大伞,撑开,漫步。
无疑,在无风,无雨,月光温和的街道上,撑着伞漫步是一件怪诞的是;但是对李寻欢来说,这是一种情怀与怀念。李寻欢一直觉得自己既是不幸的,又是幸运的。从小便被生父母抛弃,和几个一样的孤儿四处流窜,这是他的不幸,直到他们来的那一座小镇,被一阵醇香的烤肉味吸引,翻入那小院,见到那温和慈爱的男人。然而,所有的于那绯然之夜,随大江东去,不复回。他的手不自觉间,已握紧伞柄,苍白而修长,如一朵雪莲在伞柄绽放……

评论(5)